<font id="fr5l3"></font>

      <tt id="fr5l3"></tt>

    1. <cite id="fr5l3"></cite>

        <rp id="fr5l3"><optgroup id="fr5l3"></optgroup></rp>
      1.   柴春澤國際聯盟網站 赤峰新港京華網絡聯盟 赤峰遠程教育網 中國知青村 天津知青交流平臺 春澤學習網 玉田皋網站 電大奧鵬網上報名 赤峰召廟旅游網
        知青劉光生:1970年我親歷農村“一打三反”運動

        政策信息  加入時間:2010/3/6 8:58:17     點擊:1747
        知青劉光生:1970年我親歷農村“一打三反”運動
        2009年12月08日 16:05 鳳凰網知青 】 【打印共有評論0

        作者近照

        作者近照


        提起當年的“一打三反”運動,今天的年輕人恐怕已經十分陌生,但對于像我這樣上點年歲的人來講,留下的記憶可以說是刻骨銘心。

        一.信號彈,打出一堆謎團

        “村里又來工作組了!”--1970年初春一天,我從縣城開完會剛回到村里,房東澤安二哥就悄悄告訴我這樣一個消息,并特別強調:這次進村的叫“一打三反”工作組。

        這次到縣城,我是作為下鄉青年代表,參加全縣學毛著積極分子代表會議的。會上一項重要內容,就是傳達中央剛剛下發的《關于打擊反革命破壞活動的指示》(1970年1月31日)、《關于反對鋪張浪費的通知》(2月5日)和《關于反對貪污盜竊、投機倒把的指示》(2月5日)三個文件,這三個文件精神合在一起,簡稱就是“一打三反”。沒想到三個文件剛傳達完,工作組跟著就進村貫徹執行上了。

        這次進駐的工作組組長叫李萬儒,村里很多人都認識他,聽說他原來在我們魯各莊所在公社當供銷社主任,文革開始即被打倒,前不久剛剛解放。一天我去工作組住房通知事情,正好碰到他,他和我聊起這次工作隊進駐的意義:珍寶島事件后,國內外階級敵人遙相呼應,魯各莊也不例外。“我們這次來,就是要打斷帝修反的腿、打瞎帝修反的眼,要'五紅夾一黑'對地富反壞進行專政!”李萬儒盡管是解放不久的“走資派”,但談話那架勢好像不把魯各莊搞個天翻地覆,不抓出幾個現行的反革命來絕不罷休。

        說來也怪,就在工作組進駐魯各莊不久,有人反映村子周圍有人打信號彈。這是階級敵人和帝修反聯絡的信號!--工作組對這件“敵情”高度重視,為抓住這些帝修反的“眼”和“腿”,村里基干民兵全都發了槍,開始晝夜值班巡邏。一天傍晚天刮著西北風,我正在大隊部值班,李萬儒進來叫大家提高警惕,今天天氣這么不好,階級敵人很可能利用這種天氣打信號彈進行聯絡。站在旁邊的大隊書記吳彩新認為有道理,于是拉著我各背起一桿破舊的三八大蓋槍,悄悄來到村東頭一個曾發現過信號彈的東大井地方,我倆在一條地溝里忍著刺骨的寒風趴了大半天,可連個人影都沒看見。“信號彈”好象故意和我們捉迷藏,你若等它偏不出現,可無意間卻可能碰見:4月4日傍晚,我去大隊開會剛出南小街東口,忽然看到百十米遠的八隊隊部寨墻東邊竄起一顆十幾米高的信號彈,信號彈升空后由藍變紅,瞬間就消失了。我立刻不顧一切追了過去,這時恰巧民兵連長也腳前腳后趕到那里,結果和變魔術一般--現場什么“痕跡”也沒留下。

        讓人想不到的是,開始只是魯各莊一個村出現信號彈,可是不久周圍幾個村也都相繼發現信號彈,后來“信號彈”范圍越鬧越大,以至方圓幾十里、魯各莊所在豐潤縣從南到北很多村莊、公社都說有人打信號彈。記得當時我聽到工作組一個內部傳達,說此事已驚動了河北省革委會主任李雪峰,當時李雪峰正在北京開會,聽到這個消息回到石家莊后剛下火車就指示,一定要徹底查清嚴厲打擊。

        信號彈正鬧得人心惶惶,村里又出現一個怪現象:幾戶社員家養的雞脖子上的毛一夜之間被無聲無息剪掉,而且還在剪掉雞毛部位涂上了紅顏色。階級敵人如此膽大妄為,工作組認定十有八九是村里四類分子干的,于是更加強化了對他們的專政:全體四類分子一律集中到大隊勞動,平時不準請病事假,不準離開村莊,家里來親戚要立刻向大隊報告;每個四類分子胸前都別上一塊“地主分子某某某”或“壞分子某某某”等字樣的白布條,以便于識別;每個四類分子都指定幾個“貧下中農”做為監視耳目,落實上級“五紅夾一黑”的要求。每次有信號彈出現,村里都立即把四類分子集合在一起,逐個盤問排查,看有沒有作案時間。即便這樣,魯各莊及周圍村打信號彈一直未斷,直到幾年后我參加工作離開魯各莊時還未查出個結果來。

        上世紀末--改革開放多年后,一次當年的老房東到城里看我,無意間聊起這件事,才知道“謎團”幾年前已經揭開,事情出人所料:打信號彈和剪雞毛哪里是什么四類分子干的,都是當年負責追查這兩件事情的人--大隊民兵連長一人所為!這個民兵連長解放初期參軍,復員后原在唐山市公安局工作,1960年下放回鄉。因我下鄉不久就在大隊民兵連擔任專職文書,在他手下工作,在我印象里他是個對民兵工作敬業,上下關系相處得很不錯的人。這件事是怎樣告破的呢?原來,當時的農村十分貧困,這個民兵連長一次竟偷偷割了一捆電話線拿到集市上去賣,沒料到他割得這捆線是軍用的,結果判了10年刑。據說事發后他連帶交代出當年打信號彈、剪雞毛的事情。這個民兵連長刑滿釋放后不久即患半身不遂,2000年5月5日我回村時本想去探望他,可惜那天中午我醉了酒,結果與他失去見面機會,不久聽說他就逝世了,這件事至今我感到惋惜。

        二.蔥頭,社員的活命錢!

        “胸懷自留地,面向人民幣。”“要有活動錢,全憑小菜園。”--這是當年我在魯各莊插隊時社員們常掛在嘴邊的兩句順口溜。

        那時,魯各莊社員在生產隊辛辛苦苦干一年,用他們自己的話形容:“還掙不了一葫蘆醋錢”,弄不好還要倒找錢。社員平時零用的“活動錢”全靠經營自留地,當時魯各莊及周圍幾個村農民經營自留地都有自己的特色:新軍屯的黃瓜,鄭八莊的韭菜、溪歌莊的蘿卜、魯各莊的蔥頭。蔥頭和別的蔬菜不同,炒它要多用油,只有和肉炒在一起才好吃,因此在當時市場上被視為高貴菜,價錢也比其它蔬菜貴。魯各莊不愧“蔥頭之鄉”,幾乎家家自留地里種的都是蔥頭。蔥頭這東西喜肥喜水,要想長得好,就得“糞大水勤”。因此各家為了種好蔥頭,就開始與生產隊爭肥爭水,自家茅坑的大糞想辦法不交集體,偷偷往自留地里送。七隊有個社員叫馮步榮,身材虛胖,由于腦袋上有一塊大大的疤,背地人們都叫他“馮大疤瘌”。馮步榮常年身體不好,很少上班,但他人很勤奮,把全部精力都用在自留地蔥頭的經營上。他家自留地離我的住房不遠,每到春天三四點鐘天還沒亮,我在朦朧中經常聽到馮步榮老兩口站在積水坑的小碼頭上,提水斗澆灌自留園的聲音。

        馮步榮種的蔥頭面積大、長得好,他把自家茅坑里的大糞幾乎全都用在自留地,人們戲稱他家自留地“一摳一把屎”。事情傳到工作組那里,認為種蔥頭這件事是挖集體墻角、助長投機倒把歪風的典型表現,非打擊不可!開始,工作組只是在各生產隊學習會上講講,勸告社員們把自留地里的蔥頭秧子薅掉,可社員們都把蔥頭視為命根子,哪肯主動去薅,于是工作組和村革委會決定采取強制措施。五月下旬,正是蔥頭“坐秧”生長的關鍵時期--這時蔥頭已長到核頭大小,一天下午全體大隊干部、黨團員在書記吳彩新帶領下,先把自家自留地里的蔥頭薅得一干二凈,接著就挨家挨戶地薅。當薅到馮步榮家的自留地時,馮步榮見周圍人山人海,全都直瞪瞪地望著他,嚇的兩腿直打哆嗦,嘴里連說“我薅,我薅”,可就是不忍心下手。工作組說他這是“走資本主義道路賊心不死”,當場就召開批斗會,把馮步榮拽到人群中間,一邊強迫他薅,一邊揭發他與集體爭肥爭水的罪行。馮步榮老伴見自己日夜苦心經營的蔥頭轉眼之間就變成一堆廢草,趴在自留地里一個勁打滾,邊哭喊邊抓著泥土往自己腦袋上砸:“蔥頭啊,我的命根子啊,一年的活命錢薅沒啦!”

        這次薅蔥頭舉動給老百姓造成的禍害,日后用他們自己的話形容:“好像過了趟日本鬼子”。蔥頭薅掉后,他們本來就窮困的生活更加雪上加霜--有的社員家窗戶破了,連買張窗戶紙的錢都沒有;有的社員沒錢扯布,穿的褲子是用當時進口的日本尼龍化肥袋子做的,上面印著“日本產”“尿素”難看字樣。工作組走后,社員們把這筆帳都記在當時大隊書記吳彩新身上,因為薅蔥頭是他帶頭干的。現在回想起來,吳彩新也挺冤的,他解放初期當兵,曾在南方參加剿匪戰斗,上世紀五十年代末復員回鄉。吳彩新在村里當支書時,盡管自己家里窮得叮當響,但從不多吃多占,一門心思為集體,薅蔥頭時他首先把自家地里的薅了。可誰會想到由于執行路線不正確,到頭來傷害了全村社員,前幾年我們這些下鄉青年回村探親,當時的村委會干部請了很多原大隊干部、老社員陪我們吃飯,唯獨沒請吳彩新,提起他村里至今罵名不斷。

        三.冤魂,善良的冤魂!

        “一打三反”運動的重點,就是從嚴、從快打擊現行反革命分子的破壞活動,當年的張志新、遇羅克就是這次“從嚴、從快”的犧牲品。

        隨著運動的深入進行,很多地方揪出現行反革命分子以后,紛紛召開了公審批斗大會。可是魯各莊村打信號彈、剪雞毛的事情發生兩三個月了,卻連個反革命分子影子都沒找到,這讓工作組有些沉不住氣。正當工作一籌莫展之際,一條“重要”線索反映上來了:二隊社員李學敏過年期間在唐山市火車站對面商店里買梨時,和售貨員吵過架。李學敏,解放前在開灤煤礦當過帳房先生,其間曾加入過工礦黨,并任過區分部書記,這號人外出竟不請假,還和人吵架,也太囂張了。就在工作組捉住這條線索的同時,二隊又有人反映,李學敏在集體勞動時帶塊手表,左右著勞動時間;他還經常把自留地里產的西紅柿、黃瓜拿到集市上去賣,有人說他投機倒把、走資本主義道路時,他還耍貧嘴:“你們看好嘍,我家自留地里產的可是'紅心向黨'西紅柿、'社會主義'大黃瓜。”李學敏很快就被看押起來,并從各生產隊抽調基干民兵進行看管,我也在其中。

        李學敏這個人在這之前我并不熟悉,第一次聽說他的名字是在我剛到這個村插隊時,一次大隊抽我刷寫標語,一個趕車的社員路過,夸我的字寫得好,并特別強調“咱們村的李學敏也比不上這個字呀”。李學敏是誰?我開始留意。一天,有人指給我一個正趕牛車往地里送糞的人:“這就是李學敏。”他高高瘦瘦的個兒,一張凹凸有致的臉上長著鷹勾鼻子,說話高聲大嗓,看上去就是個性比較張揚的人。李學敏是村里數一數二的知識分子,解放前當帳房先生時練得一手好毛筆字,一次我見到他寫的字,深感自愧不如,社員夸我使我一下想起中學課本里《鄒忌諷齊王納諫》這篇文章的寓義,純屬偏愛過獎。

        李學敏關押在村中街大隊部西屋,這個屋分里外兩間,為方便看管,我們看守人員住外間,他住里間。我們幾個看守都是單身漢,白天輪流值班,晚上集中到這里睡覺。我們值班時沒什么事,就胡天海地的神聊,有時李學敏也參加。一天傍晚,李學敏被押參加公社現行反革命分子批斗會回來,神情很沮喪,這時他的老伴在兒子李大路陪伴下送飯來了,她老伴站在李學敏身邊,一邊看著李學敏吃飯,一邊反復叮囑:“老頭子,你可得想開點呀,你要尋了短見,我們娘幾個可沒法過呀。”李學敏看著老伴撲哧一笑:“你們娘幾個想哪兒去了,放心吧,我這大老爺們那會辦那種傻事呢。”待老伴兒子走后,李學敏卻悶悶不樂地對我們說:“唉,三反五反我都經過了,都沒有害怕,這回這運動真叫兇,關的關,殺的殺,還從嚴從快,我真的害怕了。”

        4月9日晚上,我在縣里辦完土記者培訓班一身疲憊地回到村里,在看守室倒在炕上便睡。第二天早晨,夢鄉中我突然感到有個人在推我:“光生光生,快醒醒,快醒醒,李學敏哪去了?”我聽出這是大隊書記吳彩新的聲音,一下翻起身跑到里屋,一看炕上的鋪蓋卷還鋪著,但人沒了。我腦子“轟”的一下,潛意識告訴我:李學敏出事了!吳彩新拍拍我的腦袋:“還傻睡呢,李學敏自殺啦!”這時屋里已聚集了七八個人,大伙隨吳彩新來到后院一個澆園水井旁,我們向井下一望驚呆了:這個口徑不足一米,水深不足丈余的水井水面上漂浮著兩只腳。原來,李學敏那天深夜,趁我們幾個看守熟睡之機,悄悄下床拉開了外屋門栓跳了井。事情發生后,我們幾個看守由于看管不力寫了檢查。這件事當時對我觸動很大:我暗暗慶幸李學敏這個人心地善良,也暗暗慶幸我們幾個看守待他不錯,否則他連命都不要了,自殺前還不捎帶拉幾個“墊背”的--把我們幾個正在熟睡的看守一一鑿死?

        幾天后,村里召開李學敏畏罪自殺批判會。李萬儒看到會場氣氛沉悶,就引領群眾一遍遍呼口號,想以此增加會場的火藥味兒。但任憑工作組怎么呼喊,坐在臺下的社員一個個低垂著頭,跟隨舉拳頭時有氣無力、無精打采。李學敏無緣無故自殺使工作組一下陷入“不得人心”的難堪境地,社員們開始在背地質疑工作組,詛咒工作組。自打李學敏自殺事件發生后,工作組在村里干事“絕不罷休”的勁頭收斂多了,以后除偶爾組織四類分子訓訓話、抓抓政治學習外,再也沒有什么火藥味的新舉措,不久他們就卷起鋪蓋卷--悄悄出村了。

        (此文曾于2009年10月在《老照片》雜志上發表)

        作者簡介:男,1948年1月生,河北唐山市人,大專畢業(工業自動化專業),中共黨員。1969年1月8日到河北省豐潤縣新軍屯公社魯各莊大隊插隊,1971年7月至1976年11月先后在豐潤縣高麗鋪公社、老莊子公社任團委書記。1976年12月至今先后在唐山市環保局、《中國環境報》社、中國環境文化促進會等部門工作。曾先后發表上百萬字環境科普、新聞稿件,1990年被團中央、國家環保局授予“全國優秀環保宣教工作者”,1998年被河北省授予“全省十佳環保工作者”。作者聯系郵箱:liugsh126@126.com

         

        電話:13704765925 郵箱:912769722@qq.com

        Copyright @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柴春澤 版權所有

        技術支持:赤峰峰之泰商貿有限公司 0476-5881999 

        博创彩票 www.dogfriendlyuk.com:漯河市| www.chunhobojogi.com:台南市| www.xhboat.com:社旗县| www.274758.com:菏泽市| www.tsctalk.com:宣汉县| www.bling2day.com:阳谷县| www.fgzcs.com:广宗县| www.desertridgesuperblock7north.com:马山县| www.ddhsyl.com:绥化市| www.kkfma.com:金昌市| www.shopzall.com:来凤县| www.cufeedulx.com:策勒县| www.6322park.com:平舆县| www.relacjelive.net:绿春县| www.mytrendwatch.com:福建省| www.teknikellermakina.com:鹿泉市| www.hsbeads.com:包头市| www.chenabtimes.net:长治县| www.024baiban.com:旅游| www.canproimmigration.com:望都县| www.tjbgl.com:若尔盖县| www.fromussr.com:张家港市| www.damnkidbrand.org:榆社县| www.belle1.com:简阳市| www.pairtrip.com:陆丰市| www.dogalviagra.com:巨野县| www.open82.com:清水县| www.photo-vs.com:龙门县| www.zhengdayy.com:肃南| www.ddlfantasy.org:沙雅县| www.sunn99.com:九台市| www.bungamelati.com:镇坪县| www.gibneyfamily.com:新龙县| www.bintangnusantara.com:信丰县| www.maritimelawyer-china.com:连山| www.bmnjn.com:门头沟区| www.445cf.com:徐汇区| www.smsactivation.com:贵港市| www.flzco.com:万州区| www.js28928.com:泰和县| www.wwwlaoren.com:博爱县| www.myrtlebeachrealestatetips.com:庆城县| www.natural-cuba.com:昌吉市| www.pressplaycoach.com:仁怀市| www.bkentertainments.com:德令哈市| www.uearbitrage.com:湘阴县| www.js28928.com:伊金霍洛旗| www.dirload.com:镇沅| www.0937xt.com:闽侯县| www.8899touxiang.com:海淀区| www.gxdz66.com:中江县| www.486268.com:镇赉县| www.fulibat.com:济源市| www.lorazepameasypricer.com:张家港市| www.franczyzy.com:玉田县| www.thebookswisschocolate.com:渭源县| www.mmzydq.com:江阴市| www.tbgnr.com:和平县| www.w-wha.org:红安县| www.starsmadrid.com:贵港市| www.qyxc188.com:华容县| www.ccjwl.com:杨浦区| www.impresacreative.com:怀宁县| www.chinesedrywallinspect.com:宁南县| www.yalifirini.com:鸡东县| www.trsnspls.com:三原县| www.sz-sg.com:十堰市| www.idosurfbetter.com:淳安县| www.bintangnusantara.com:平乡县| www.zoneii.com:夹江县| www.czzhanhai.com:旌德县| www.zhuanhuatong.com:出国| www.nanopowerindia.com:新建县| www.vicomech.com:龙川县| www.1shoupifa.com:图们市| www.shipwatch.org:屏山县| www.3eew.com:江津市| www.cz833.com:永宁县| www.african-solar.com:托克托县| www.mwxnh.cn:文化| www.flooringhelper.com:交口县| www.sqctwh.com:黄陵县| www.curlytoppipeco.com:兴业县| www.l248.com:河东区|